首页 > 民主与监督 >

第十二期(关于霍童洞天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调研报告)

2019-12-11 15:48:00 来源:

第12期(总第117期)

政协宁德市蕉城区委员会编 2019年12月11日

关于霍童洞天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调研报告

区政协教科卫体委

区政协高度重视霍童洞天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工作,年初以来,区政协副主席林立志带领部分政协委员、有关部门负责人前往霍童镇实地考察,牵头召开区文旅新局、自然资源局、财政局,霍童镇、九都镇、赤溪镇、虎贝镇及有关政协委员参加的座谈会,通过实地调研了解,听取有关部门和政协委员的意见建议。现将有关情况报告如下:

一、关于对霍童洞天的初步认识

1、“洞天”这个词,源于道教对地上仙境的称呼。洞是“通达”;天,则是古人最敬畏的事物。根据汉代大儒董仲舒的说法,“道之大源之于天”,天是“道”的本源之地。能通达到道的本源,就意味着通神。因此,简单地说,“洞天”就是神仙居住的地方。按照道教经典的记载,天下有大洞天10处、小洞天36处、福地72处,这共计118处的“洞天福地”分布在从晋北到岭南,从浙江沿海到四川盆地的广袤国土之中。“洞天福地”是风景秀美、历史底蕴深厚的名山并伴随着深厚的民间传统文化习俗,构成了物质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多重立体交叠,是人类与自然和谐共生的重要范例,更体现了“天人合一”与“道法自然”的中国优秀传统文化核心思想。

2、我区境内的霍童山自然环境得天独厚,生物多样性丰富,其森林植被、峡谷、瀑布等自然景观卓越,早在魏晋时期,霍童山便被尊为“第六大洞天赤城山洞”,并被后世尊为“第一小洞天”。葛洪、陶弘景、司马承祯等高道均曾在此留下弘道济世的足迹。自唐代以来,佛教在霍童山亦留下了深厚的烙印,作为皇室寺院的支提寺保存了明代宫廷所制的重要文物。因此,作为洞天福地之一的霍童山不但在道家、佛家、儒家历史具有特殊地位,且见证了中华文明和谐共生、包容多元的精神。

3、霍童山脚的霍童古镇是一座保存完整、建筑水平较高的明清古镇,具有较高的文物价值,这与古镇所保存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珠联壁合,相得益彰。霍童古镇的黄鞠水利工程充分体现了我国古代人民保护、利用自然,并与自然和谐相处的东方智慧。因此,霍童山与霍童古镇组成了一整套人与自然共融的“洞天福地”范式,这一典范不仅具有物质遗存,更是一种活态的存在。

二、霍童洞天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工作初步进展情况

2017年以来,蕉城区委、区政府对“霍童洞天”洞天福地研究与保护工作高度重视,成立了专门的领导小组,主动对接清华大学国家遗产中心,开展申遗工作,多次开展“霍童洞天”文化相关课题研究,并组织专家学者赴浙江等地进行洞天文化调研,全方位推进洞天文化的保护与研究。目前我区主要开展了以下几项工作:

1、成立了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工作领导小组。2018年下半年,区政府成立了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工作领导小组,由蕉城区原区长郭文胜任组长,区直有关单位和相关乡镇负责人为领导小组成员,来推动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工作。

2、参加了“洞天福地”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筹备会。2018年10月24日,“洞天福地”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工作会议”在清华大学隆重召开,来自中国、法国、日本等国家与地区共10余位知名专家学者以及来自全国各地的洞天福地代表共济一堂,研讨“洞天福地”的跨学科研究和文化遗产保护。经各与会代表协商,并签署了《保护“洞天福地”的倡议书》。会上提出“洞天福地”以文化景观类型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我区的“霍童洞天”作为天下三十六小洞天之首,应邀参加了会议。

3、组织召开了“第一届洞天福地研究与保护国际学术研讨会暨申报世界遗产协调会”。2019年6月21日至23日,由蕉城区人民政府、宁德市文旅局、清华大学国家遗产中心、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文保中心联合主办的第一届洞天福地研究与保护国际学术研讨会在我区召开,来自中、德、荷、日、韩各国和台湾地区的25位专家学者、“洞天福地”代表,北京大学、同济大学等12所高校的教师和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等单位的80多人参加了会议;举行了纪录片《霍童》首映式。与会学者、专家对霍童山历史、文化与保护等主题展开了跨学科、跨文化的研讨,并前往霍童镇实地考察了自然风貌,观看了宗教、民俗文化活动。我区学者提交的两篇论文《霍山论道》和《霍童洞天文化溯源、内涵与传承》获得专家学者的充分肯定,很好地宣传了霍童洞天,成为了专家认可的“蕉城模式”。

三、霍童洞天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工作存在的主要问题

虽然我区在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和保护工作方面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但仍存在一些不足,主要体现在:申遗与保护工作的重要性和意义没有引起全社会的普遍认识和足够重视,全民参与申遗与保护工作的社会舆论和氛围没有形成;“第一洞天”的独特文化品牌宣传力度不够;人员、经费投入与申遗和保护工作的实际需求有一定差距;霍童洞天的文化内涵亟待挖掘;现有的文化遗产区域生态环境的保护还有待于加强等。

四、推进霍童洞天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工作的初步建议:

(一)充分认识申遗工作的重要意义

1、洞天福地系列遗产的文化内涵既符合人类文明和文化普遍价值,也具有独特而杰出的品质特质。洞天福地申报世界遗产是推动对洞天福地这一宝贵遗产进行保护、促进研究工作、讲好古代和现代中国故事的重要行动,能填补目前世界遗产名录代表性和典型性不足的空白之处,具有申报世界遗产的价值和可行性,霍童山作为第一洞天具有参与并引领这一工作的条件。

2、做好霍童洞天申遗与保护工作,对保护和传承传统文化,增强我区文化软实力,开发文旅产业,讲好蕉城故事,加快实施我区乡村振兴战略都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二)调整充实申遗与保护工作领导小组力量

1、区政府根据人事变动和机构改革情况,调整充实2018年已经成立的“蕉城区世界遗产申报与保护工作领导小组”力量,建议由区主要领导担任组长,分管副区长担任常务副组长、文旅新局、自然资源局、财政局、发改局、住建局以及洪口、霍童、赤溪、九都、八都、七都、虎贝、洋中等有关乡镇为成员单位,领导小组日常工作依托区文旅新局。

2、建议区政府尽早召开申报世界遗产工作动员部署会议,制定工作方案,列出详实可操作性的工作清单,对申遗工作的具体条件、程序、工作时限、工作节点、工作要求进行全面安排,确保工作有序扎实推进。

(三)加大“第一洞天”品牌宣传和联络力度

1、在道教“三十六洞天”中,第一洞天霍童山地位非常高,排在五岳之前,五岳分别位列第二至第六洞天。第一洞天是全国宝贵的生态资源和文化遗产。要通过电视、网络等途径,大力宣传“霍童洞天”申报世界文化遗产与保护工作的重要意义,“第一洞天”的文化内涵、品牌价值、独特优势、地位作用等,增进社会共识,形成良好氛围,提高蕉城霍童第一洞天文化品牌在全国的影响力。

2、借助“洞天福地”国内外的唯一性和每年论坛举办时国内外专家、学者和国内众多的高校师生到蕉城参会,在更大范围、更宽领域、更高层次起到宣传和推介蕉城的作用,提高霍童山的国内外知名度和促进霍童山生态文化保护,成为蕉城一张靓丽的生态文化品牌。

3、蕉城区作为“洞天福地”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暨“洞天福地”研究与保护国际学术论坛的常设举办地,应进一步做好联络和巩固工作,建立合作情谊,借助中国道教协会和清华大学国家遗产中心的力量,主动引领对接申报工作,使我区成为申报“洞天福地”世界文化遗产的龙头。

(四)扎实做好申遗的基础性工作

1、科学编制规划。开展“霍童山第一洞天”保护与发展规划编制工作,委托有经验、有资质的单位对霍童山及周边区域,整合提升“黄鞠水利文化园”等规划,按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要求,进行更为深入、全面的研究,尽快制定科学规划。

2、深入挖掘文化内涵。依托清华大学国家遗产中心,通过建立本地学者参与的蕉城模式,对相关文史资料,进行跨学科的深入研究,深入挖掘“霍童洞天”的文化内涵,积极跟进相关基础设施建设,做好“霍童洞天”区域环境保护、整治和提升工作,以更大力度保护好、传承好、弘扬好“霍童洞天”这一珍贵遗产。

3、加大财政投入。每年的申遗工作经费列入财政预算,并提供一定专项经费作为“洞天福地”论坛举办,编制国家级、世界级文化景观遗产申报文本编制经费、加强霍童山区域生态保护和环境整治,向国内外征集蕉城霍童山研究课题等开支。积极向国家、省、市争取专项资金、文保经费等,多渠道解决申遗与保护工作经费。

调研课题指导:林立志

调研组成员:宋 经 张久升 黄钲平 罗丽花 谢荣贵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