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主与监督 >

第六期(蕉城区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创新工作情况的调研报告)

2018-07-10 11:23:00 来源:

为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进一步推进“平安蕉城”建设,根据宁德市政协办公室《市政协“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创新”专题调研方案》(宁协办方案〔2018〕15号)文件精神,区政协社法委组织开展蕉城区“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创新”专题调研。调研组于2018年5月8日,分别到蕉城区七都镇六都村、金涵乡综治中心、宁德市综治中心、飞鸾镇调研。通过实地调研、座谈交流,委员们针对我区“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创新”工作现状,提出建议和意见。

一、我区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现状

近年来,区委、区政府高度重视社会治理工作,着力建立完善基层社会治理体系和工作机制,不断加强综治(平安建设)基层基础建设,积极创新社会管理与服务模式,有效提升社会治理及服务能力。

(一)加大社会治安防控体系智能化建设。

把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列入蕉城区“十三五”规划,统筹推进、持续实施。截至目前,累计投入资金6678.55万元,共建成第一期至第八期视频监控共计1939路,其中:虚拟卡口100路,智能车牌流媒体46路,高空监控系统(即高空球)33路,实现城区全覆盖,并逐步向乡村扩大延伸,镇区及重点村主要道口、路段、街面等基本覆盖、铁路沿线重点部位全覆盖。2016年,飞鸾镇依托飞鸾交警中队,投资约30万元,由360°旋转抓拍高清视频监控探头、大喇叭、LED显示屏的前端和终端管理的农村交通“三位一体”远程管理系统,集交通管理、治安巡逻、矛盾纠纷快速调处、集镇规范管理等内容,可实现宣传、劝导、监控、抓拍等功能,镇区交通秩序明显好转。

(二)

目前,全区16个乡镇(街道)全部建立网格化服务管理中心,32个社区和28个集镇村已建立网格化服务管理站。2018年将投入100多万元,升级改造区网格化中心,实现区乡村网格化三级连接通透,并与省、市级平台接轨运行。金涵畲族乡网格化服务管理中心建设,形成了独具特色的“134X”即打造“一张”信息数据网络,构建“三级”工作管理模式,强化“四项”机制要素保障,突出“X个”重点管控方向。坚持统一机构编制、场所场地、设施设备和标牌标志,使中心功能定位和运行模式更加明确,人员组成、设施要求、综治(网格化)信息系统建设、公共安全视频监控建设联网应用等全面得到落实。积极推进“网格化+”社会治理创新,加快区直部门数据汇聚共享和下沉应用,率先在城管、食药监、禁毒等部门部分领域实行信息化管理,增强工作预测预警预防能力,提高工作针对性、时效性。

(三)创新海域服务管理模式。

加强海域服务管理科技含量和数字应用,推动边防“近海监控、沿海通信指挥、船舶跟踪锁定”三个系统和海上“军民融合号”矛盾纠纷调处系统、“三位一体”码头管理、高空瞭望、海上电子围栏、“雪亮工程”等建设,运用指尖巡逻、无人机、高空俯瞰、人脸识别等智能防控设备,对海域和重点海岛、村庄、渔排进行全方位服务管理,提升“海上枫桥”治安防控能力。在海上推广建设“智能”邮包驿站等便民设施,建立便民网站和微信公众号,努力实现让群众办事“最多跑一趟”的目标。

(四)强化特殊人员服务管理。

2017年,投入50多万元,建成300多平方的蕉城区法制教育培训中心,对“法轮功”等邪教人员、吸毒人员、社区矫正等特殊人群开展法制宣传教育、邪教人员教育转化、法制咨询援助、特殊人群心理咨询等服务,填补了市、区无教育转化培训基地的空白。同时,在全区16个乡镇(街道)全部设立反邪防邪“一墙一窗”宣传教育阵地,以政府购买服务方式,配备乡镇(街道)反邪教协理员16名,组成“一乡镇(街道)一协理员”、“一村(社区)一宣传员”防邪基层队伍。研究制定“以奖代补”、“一历五单”管理机制,对全区排查登记的精神障碍患者进行全方面的无缝接管、跟踪随访、救助救治、监督管理。同时,对家庭困难户的3级以上患者收治医疗费用由区乡村三级帮助解决,补齐了“收治难”的短板。进一步拓展12355青少年服务中心、法制教育基地、学校法制(禁毒)副校长、区直单位挂点帮扶留守儿童及助学、“青少年平安成长”等工作平台和教育帮扶队伍建设,预防和减少青少年违法犯罪。投资98万元,对政法干部及综治工作人员责任、政府救助、精神病障碍患者监护责任等三个保险项目,引入保险机制,放大惠民效应。

二、存在的主要问题

(一)基层共建共治能力还有待进一步提高。

城乡尤其是农村经济发展不平衡,村级经济薄弱,干部队伍的整体水平不高、能力素质不足等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基层社会治理工作开展和水平的提高。干部群众对社会治理共建共治共享认识不清,存在畏难情绪、部门偏见,“条热块冷”现象时有存在。

(二)以科技支撑的智能化水平还有待进一步提升。

一是社会面视频监控资源有待进一步开发利用。各单位、企业、小区等,因早期自建的视频监控系统设备不匹配、投资单位不支持等原因,完善视频监控共治共享平台发挥作用还存在困难,重点单位、重点部位监控系统的应用与管理、发挥作用等方面有待加强,镇村两级的视频监控覆盖面还不够广。二是乡村网格化平台建设尚需进一步规范。乡村网格化平台在运行中,由于网络通讯费用、网格员配备与补贴、工作机制不够健全等因素,网格化平台运行还不够规范。

(三)

随着经济社会的转型,各种矛盾问题易发多发,群体、越级上访时有发生,尤其是基层涉法涉诉、征地拆迁、安置补偿、环境污染等问题,难以在短时间内轻易化解,这些都给基层社会治理提出了新的课题和难题。

(四)执法工作群众满意度尚需进一步升高。

2017年下半年,国家统计局省、市调查队电话测评调查的数字显示,部分乡镇执法工作群众满意率偏低,全区执法工作满意率在全省排名较为靠后,不容乐观。

三、意见和建议

(一)进一步建立和完善社会治理共建体制。

进一步明确党政组织、自治组织、社会组织包括共建单位等在社会治理中的职责和任务,尤其要进一步完善以社区党组织为领导核心,社区居委会、业主委员会、物业服务企业、社会组织等共同参与的属地管理组织体系,充分发挥各自在社会治理中应有的作用,着力打造共建平台。把涉及群众安全感、幸福感、满意率等,特别是治安管理、矛盾化解、安全监管、特殊人群管理等问题,融合城乡精神文明、美丽乡村、民主自治等基础工作,进行民主决策和民主管理,实行“自我教育、自我服务、自我监督”,形成主体主导、共管共建、全方位互动的社会治理共建共同体。按照“属地管理”原则,健全和完善区域化社会治理工作共建共担、同地同责、同奖同惩等工作机制,激发城乡驻地单位发挥作用,特别是驻地职能单位,统筹在当地党委、政府的领导下,积极参与、担当全域社会治理和平安建设,转变“你来我往”“各扫门前雪”的状况,真正形成社会治理凝心聚力、共驻共建、齐抓共管格局。

(二)

以《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综治中心建设与管理规范》为遵循,强化乡村两级综治中心建设,将之定位为党委、政府加强社会治理工作的“实战平台”和“基础平台”,整合基层力量,组织相关单位派员集中办公,建立实体化工作平台,发挥实战功能,扎实推进综治中心从指导协调型向实战协调型转变。加大加快乡村“雪亮工程”视频监控系统投资建设,并与乡村综治中心平台联网互通,实现“全城覆盖、全网共享、全时可用、全程可控”,同时,也要解决一些视频监控建而不用、无人管理、“挂符辟邪”状况。健全和完善以公安干警领队的城乡“多位一体”综治联勤队伍建设,着力解决队伍经费保障问题,使之真正发挥作用,加大社会面巡查巡防,提高群众见警率、安全感。配齐配好城乡网格化管理员,建立网格内定期巡查信息报告制度,实行组日查、村周报和台帐管理制度,实行“网格管理员考核奖惩办法”,实现网格内情况全掌握、责任全覆盖、服务无遗漏、管理无缝隙。

(三)加大多元化依法调处化解矛盾纠纷工作力度。

健全和完善村级人民调解工作机制,督导村级调委会履行《调解法》赋予的工作任务,并作为考核村级干部履职的内容,激发村干人民调解工作中发挥作用。健全行业性、专业性调解组织,推进全区“大调解”工作,加快完善人民调解、行政调解、司法调解联动工作体系,建立健全调处化解矛盾纠纷协调配合机制,有效预防和就地化解矛盾纠纷问题。对区委、区政府制定明确的信访和矛盾纠纷调处化解“五定”责任制落实情况,定期通报、按时督导,并将列入单位年终绩效考评考核,加以督导。

(四)加大营造执法工作满意度的良好氛围。

加强警民之间互动,密切警民之间的感情交流,争取理解和支持,从而为执法工作提供强有力的舆论支持,营造有利于严格执法的社会环境,进而提高人民群众的公众安全感和执法工作的满意度。要加强执法队伍的政治思想、职业素养等学习培训,提高执法为民整体水平。同时要加大执法工作、执法过程的督导评查评议。从关注民生、改善民生的要求出发,及时整治影响群众生产、生活和出行的突出治安问题。。当前,人民群众不仅要求政法机关保障财产安全,还要求人身免遭潜在侵害;不仅要求侦破大要案,还要求及时侦破一些“小案”,因此在严厉打击恶性案件的同时,要重视一般盗窃、打架斗殴等对老百姓生活影响严重的“小案”,从涉及群众利益的窗口单位和群众反映强烈的热点问题入手,从群众看得见的实事入手,让群众实实在在地体会到安全就在身边。

调研组成员

带队领导:

钟晓惠区政协副主席

郑美兰 区政协委员、区政协社法委主任

成  员:

刘桂武 区政法委副书记

蓝 图 金涵乡政协工作联络组组长

叶思才七都镇政协工作联络组组长

崔文均区政协社法委副主任

执 笔 人:

刘桂武 崔文均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