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视察调研 >

蕉城区涉台婚姻状况专题调研报告

2016-07-18 09:39:29 来源:

随着改革开放不断深入,海峡两岸的经济、文化、教育、旅游等领域交流不断拓展,两岸人员往来频繁,特别是两岸间的婚姻往来非常活跃。为了解我区涉台婚姻状况,加强对涉台婚姻的管理。2012年5月下旬至6月上旬,蕉城区政协港澳台侨与民宗委组织部分委员,在区台办配合下,对我区涉台婚姻状况进行了专题调研。调研组深入到沿海和山区部分乡镇,采取听、看、议、访等办法,并发放了《蕉城区涉台婚姻基本情况摸底表》(以下简称《摸底表》)160份。对涉及市政府管理部门的,我们还专门去函去人与他们沟通,了解相关情况。同时,召集区台办、民政局、公安分局、妇联、共青团、台联、侨联等相关部门座谈。现将调研情况报告如下:
一、我区涉台婚姻基本情况、特点和影响
(一)基本情况
我区涉台婚姻始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当时,台湾当局顺应民意,逐步开放两岸民众往来,开启两岸“小三通”。台湾同胞纷纷“登陆”探亲、旅游、经商、定居。两岸交流交往不断升温,随之出现了涉台婚姻。据不完全统计,截止2012年5月30日,我区涉台婚姻对象9341人(其中入台新郎30人),约占我区总人口45万人的2.08%,占我区育龄妇女137148人的6.81%。按照时间划分,我区涉台婚姻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80年末至1998年,这个时段我们称之为“老兵婚姻”,一些国民党老兵,由于种种历史原因,到了七、八十岁了还是孑然一身,这些老兵需要有个“伴”。第二阶段是1998-2004年,这个时段是按照赴台的目的,可称为“淘金婚姻”,是涉台婚姻急剧上升期,我区一些下岗女职工、农村妇女,为了摆脱经济困境,改变生活环境,认为台湾生活水平高,挣钱机会多,以打工为目的而与台湾人结婚。第三阶段是2005年起,涉台婚姻处于趋缓和回落期,可称为“理性婚姻”,这个时期,两岸交流频繁,大陆女性对台湾人的认识逐渐加深,许多大陆女性通过真正的恋爱与台湾人结合。从统计数字看,我区涉台婚姻最高峰时期是2000-2004年,平均每年约有800人入台,2003年达到顶峰随后呈平稳回落趋势,2006年~2011年每年在300人左右。今年1-5月份,据统计有118人登记申请入台结婚。
(二)涉台婚姻特点
我区涉台婚姻的特点可以概括为“一低二高三大四多”。
“一低”,即:文化层次相对较低。根据《摸底表》数据显示,绝大多数是初中以下文化程度,占总数的85%,尤其是2005年以前更是如此,如某社区有62个妇女入台,其中初中文化程度的有55人,占该社区入台人数88.7%。
“二高”,即:一是与台湾基层人士或弱势群体结婚比例高。目前,由于台湾男女比例失衡(男女比例为118:100),台湾男性尤其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男性要娶本地女子为妻不容易,他们把“五缘”相近的福建女性作为他们择偶的首选。因此,许多怀惴“打工”目的的蕉城区女性嫁给了台湾社会这部分群体;二是离婚率偏高。2005年前涉台婚姻一般是“假结婚、真打工”,因此,婚姻基础十分脆弱。从有关部门了解到,自1992~2011年我区涉台婚姻离婚人数为2896对,约占这个时期入台新娘总数32%

“三大”,即:一是数量大。据统计,截止2012年5月30日,在台湾的大陆新娘约有32万人,其中福建入台新娘约占大陆新娘的三分之一左右,而宁德市约占全省的三分之一,我区共有9341人,约占全市入台新娘的三分之一;二是男女年龄悬殊大。一些妇女是以打工为目的,为了争取早日入台,只要台湾有对象接纳,不论对方的身体状况、年龄差异如何,就急于结婚,导致有的年龄悬殊大。如某乡镇有位傅女士26岁时,嫁给台湾一位比自己大40岁的男士为妻,真正是典型的“老夫少妻”配;三是导致原有家庭破裂风险大。大部分妇女为了入台“淘金”,入台前不惜与原配丈夫“假离婚”,入台后虽然赚了点辛苦钱,但有的回来后,家人及周边的人总是对她们持鄙视态度,给她们造成很大的心理压力,也影响家庭和睦。而有的女性回来后总认为原来的“丈夫”这不行那不行,家庭矛盾升级,导致家庭破裂的风险大。
“四多”,即:一是经亲戚朋友和“黄牛”介绍的多。一些早期涉台婚姻对象在两岸落地后,男女双方都把自己的亲戚、邻居、朋友介绍入台。如某镇某村有一家族,她们亲戚之间的姐妹、邻居等就有11人先后都嫁给台湾人;二是离异后嫁台的多。从《摸底表》看,某乡镇有176人入台,属离婚后入台的有148人,占该乡镇入台人数的84.08%;三是以女性居多。女性嫁台人数占我区涉台婚姻总量的99.6%;四是以打工“淘金”的多。在涉台婚姻第二阶段,绝大部分嫁台女性都是以打工为主,她们认为台湾是一块“淘金”热土,一些年轻女性为了迅速致富,以个人婚姻为代价嫁给台湾人。
(三)涉台婚姻影响
我区涉台婚姻,在促进两岸交流合作,拉近两岸关系,传播中华传统文化,宣传大陆改革开放成就,繁荣地方经济发展,促进祖国和平统一等方面发挥了一定作用。主要表现在:一是有利于拓展两岸交流领域,拉近两岸关系。通过她们入台影响在台湾的亲友及下一代,他们成为传播中华传统文化、增进两岸交流、促进祖国和平统一的潜在力量。二是有利于促进我区消费市场。我区入台新娘,有相当一部分在台“打工”,一方面缓解我区就业压力。另一方面,每年通过打工她们经银行或是其他渠道汇到我区的金额达到2亿多元,刺激了我区消费市场,一定程度上促进我区经济发展。三是有助于我区生活理念的提升。从台湾回乡探亲的入台新娘,由于多年受到台湾社会一些良好行为习惯的熏陶,潜移默化,她们的生活理念得到明显提高,她们的一些文明举止也影响着周边人。
三、存在问题
(一)涉台婚姻感情基础差。由于涉台婚姻成为一些女性脱贫致富的工具,而且不少婚姻夹杂着功利性和欺诈性,男女双方缺乏感情基础,再加上双方在道德观念、生活习惯、传统习俗、年龄性格等方面有较大差别,因而婚姻基础脆弱,质量普遍较差,离婚率偏高。
(二)大陆新娘与台湾社会观念差异大。台湾社会基本上还是男主外,女主内。妇女要遵守传统的“三从四德”,在家里讲究的是“父子恩,夫妇从”。而大陆解放后,一直提倡男女平等。大部分大陆女性,尤其是我区女性都有较强的自食其力观念,推崇有独立的经济地位和人格,因此,她们入台后努力通过打工赚钱来提升经济自强能力。但这种观念与台湾社会传统思想存在明显差异。此外,还存在语言、文化、习俗、价值观等的差异,有时难免发生冲突和摩擦,导致嫁台女性在家庭和社会中处于劣势,常遭遇歧视和不公正的待遇。
(三)大陆新娘在台待遇低。从走访中了解到,由于受到台湾当局诸多限制,在台大陆新娘许多待遇远不如越、缅、泰、柬等外籍新娘。不仅没有医保,不能就学,不能办信用卡,不能当监护人等基础权利,而且大陆的学历还得不到承认等等。台湾民众对大陆新娘印象不好,口碑也不好,大陆新娘形同“次等移民”。
(四)涉台婚姻管理缺位。涉台婚姻主要由市级民政部门登记管理,但他们对涉台婚姻工作存在管理缺位、服务不到位等问题。如:婚姻登记时存在疏忽大意,导致当事人之间发生侵权纠纷;在婚姻登记过程,没有做好涉台婚姻信息的分类工作,更没有建立跟踪回访等服务性措施。
(五)影响留守子女健康成长。根据《摸底表》显示,我区离婚后入台的大部分女性都有一、二个子女留在本地,由于长期得不到母爱和亲情的呵护,导致这些留守儿童的心理缺陷。存在焦虑、紧张和孤独感,学习成绩较差,自律能力较弱,直接影响着这些孩子身心健康发展。
(六)社会对涉台婚姻的片面解读。我区涉台婚姻的多数女性是因家庭贫困,或是为了改变生活境遇而选择远嫁台湾。如某女士,因丧偶家庭经济困难,虽已年近五十,为了挣钱补贴家用,只能以婚姻名义,嫁给台湾一位80岁高龄的老翁,名义上是夫妻,实际上是家庭护理。由于许多人对入台新娘抱着片面看法,认为她们是去从事色情服务或是被人包养,有伤风化。由于社会这种片面的解读,导致部分“去台新娘”回到大陆后,常遭遇亲朋好友及周边人的偏见与鄙视。
四、对策与建议
(一)高度重视涉台婚姻工作,切实加强对涉台婚姻的管理。入台新娘是推进两岸交往,促进两岸和平发展的新生力量。我区涉台婚姻数量大,工作涉及面广,又将面临涉台婚姻人员回乡投资创业和她们子女回乡就读等新情况新问题。因此,涉台管理部门要切实进一步加强涉台婚姻的管理。建议尽早成立蕉城区涉台蕉城区婚姻家庭联谊会,以加强与涉台婚姻当事人的信息沟通与联系。
(二)加大宣传教育力度,端正思想认识。一方面要发挥正确舆论导向作用,让社会认识到涉台婚姻在促进两岸的和平发展和对宁台经济、商贸、旅游、文化等交往中发挥的积极作用,化解人们对这一特定婚姻群体的偏见,消除歧视;另一方面主管部门也要加强对涉台新娘爱国、自尊、自信、自强、自立和创业意识的教育和常规知识培训。让她们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婚姻观,端正婚姻动机,并提升她们的个人保护意识和道德修养,维护个人的尊严和国家形象。
(三)完善工作机制,维护涉台婚姻健康发展。台办、民政、公安、司法、工商、共青团、妇联等有关部门要加强协作,建立涉台婚姻通报例会制度、联席会议制度和信息沟通机制,及时发现问题,研究对策,齐抓共管,形成合力,维护涉台婚姻的健康发展。
(四)加大服务力度,维护涉台婚姻当事人合法权益。根据我区涉台婚姻数量大、涉及面广等特点,建议设立蕉城区涉台婚姻家庭服务中心,开展涉台婚姻工作交流、受理涉台婚姻家庭当事人的咨询、呼吁和投诉,切实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把“涉台婚姻家庭服务中心”建设成为入台新婚的温馨“娘家”,以利于吸纳更多的入台新娘回乡投资创业。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